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那天有人说,自己的孩子,二十岁也不会让他独自出门去打出租车,我就想起,二十岁,我在哪里呢?我在干什么?       
       
                时光匆匆,光阴似箭,二十岁的那一年,一晃,就到了今天。那时候,没有想过今天是怎样的。       
       
                二十岁,大学的学科,不是自己喜欢的,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只想去任何没有去过的地方,找不到同伴,自己去。       
       
                冬天的时候,放了寒假,我借了同学的学生证,买一张学生价的火车票。是站票,要去从来没见过的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出发前,我去了一个远房亲戚在同城的同事家里,是个天津籍的阿姨,非常仁慈的好人,要在我放假回家过年前给我包饺子吃。我去了,阿姨问我寒假做什么,我说了,阿姨说你怎么不早说,我在火车站有认识的人,可以给你买张座位票啊,我一边学习如何包饺子,一边不知天高地厚地说要不阿姨帮我就买一张座位的小票,火车票就不用买了,会不会很难?阿姨说她可以办到,到时候你过来拿。       
       
                出发了,我穿上远房亲戚送给我的南海石油公司的石油工人的蓝色的被同学鉴定为监狱犯人制服的大棉袄,一个人赶去火车站,来不及去阿姨家拿座位小票了,我大概早上十一点左右,在火车站外排队进站,这时候这个慈祥可爱又聪明的阿姨,竟然出现在我面前,拿了那张座位票给我,我大大地吃了一惊,阿姨把小票贴在我的站票上,于是我就有座位了。然后,阿姨就告别了,我好高兴。       
       
                坐火车到了北京转车,只买到半夜的车票,要在人来人往拥挤的火车站过大半夜,我去退票的窗口问一个人拿的什么时间的票,一问,是晚上7点的,我的票是午夜12点,他正好要的时间,于是我们交换火车票,各得其所,我得以连夜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       
       
                哈尔滨给我的见面礼是在冰地里先摔了跤,还好东北人雷锋多,我每次摔倒都有人拉我起来,街上的女人都是貂皮大衣时髦得很,我的犯人装出卖了我的身份,问了人搭了车去了同学的学校,那时候还是军校,要依同学的意思假扮男生才能瞒过扛枪的门卫混进男生宿舍,同学借了间空的男生宿舍给我住,让我晚上关好门除他之外不可开门。之后,我和同学当然就去游玩了冰城哈尔滨,吃了地三鲜喝了白酒去了松花江等等,一路新鲜一路奇遇,然后我一人再次搭上火车经过北京回到广州,再回乡下过年,那时候我二十岁。二十六岁我把这段经历写下,在杂志上发表,还拿了杂志社内部的奖,奖品是一间五星级酒店的餐券,价值大约一千大元。       
       
                二十岁我最爱的故事,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 其一富。 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 富者曰:“子何恃而往?” :“吾一瓶一钵足矣。       
       
               
       
       
                谢谢阿姨教会我包饺子。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個回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